灵界真相   圣经内义

创7:21,创7:22. 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气息的生灵都死了、

发表时间:2019/9/17 21:29:11  浏览次数:7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AC799. 721,创722. 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气息的生灵都死了、 

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物、都死了”象征性表示上古教会的最后一代人灭绝了。

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象征他们的自欺,其中“飞鸟”象征对错谬事物的情感,“牲畜”象征败坏的欲望,“走兽”象征感官的乐趣,“爬在地上的昆虫”象征属肉体和属物质的渴望;这些东西的综合被称为“所有的人”。

鼻孔有气息的生灵”象征上古教会中鼻孔中有“生命气息”者,也就是爱和(因爱而有的)信仰的生命。

凡在旱地上”象征这种生命不复存在的那些人。

死了”,这样的生命到此结束


AC800. 721,创722. 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动”象征性表示上古教会的最后一代人灭绝了。从下文可以看出(n.803, 806, 808),那里描述了他们的自欺的谬见妄想以及他们的邪情恶欲。

在此先被称为“地上有血肉的动物(原文是:在地上的匍匐行动的肉体)、都死了”,原因是他们已变得全然属感官和属肉体。前文解释过(n.195-197),上古之人习惯将感官和肉体的关心比作地上匍匐行动之物(例如蛇)。因此,这里用“在地上的匍匐行动的肉体”就象征性表示这种人已变得全然感官化和肉体化。至于“肉体”(和合本译作“凡有血肉的”)在总体上象征全部人类,具体而言象征属肉体之人,在之前n.574已作解释。

 

AC801. 721,创722. 对洪水前此类人的描述展现了上古之人所用文体的属性,预言的文体也由此而来。由这一节到本章结尾,这些人是所描述的对象,当前描述他们的谬见妄想,第23节描述他们的邪情恶欲。换句话说,当前描述的乃是关乎他们知性方面的事,之后关乎意志方面的事。

尽管属于知性或意志的正当内容并不存在于他们里面,他们里面那些颠倒的东西还是应当被称为知性和意志之事。尽管这些谬见妄想并非知性之事,但毕竟属于思维和推理之事,还得如此称呼;同样,那些邪情恶欲不属于意志之事,还是以意志之事之称。正如之前所言,先论及这些人错误的原则与信念,再论及他们的贪求欲望;因此接下第23节重复——尽管以不同的次序——此处(第21节)的内容。

2】预言的文体也是如此,这是因为人的生命有两种形式——第一种属于知性(或简称“知”),第二种属于意志(或简称“意”),二种彼此分开,截然不同。人由此二者构成,尽管它们如今在人里面被分开,但它们仍一个流入另一个,且多半联在一起。他们联合、以及如何联合这个事实可通过多种方式来证实和阐明。于是,正因人由这意与知二部分构成,且一方流入另一方,所以当圣经中描述一个人时,会两者分别描述,这正是出现重复的原因,否则,描述会有所缺陷。其它任何事的情形与此处意与知的情形相仿,因为事物所处的情形与它们的主题相吻合;可以看出它们出自主题,因而属于它们的主题;某事物若脱离其主题,也就是脱离本质,就什么也不是了。这就是为何圣经中以类似的方式描写各组成部分,因为这种方式,每个事物的描述就丰富完整了。

 

AC802. 721,创722. 此处论及他们的谬见妄想,第23节论及他们的邪情恶欲,因为这一节先提及“飞鸟”,再提“牲畜”;“飞鸟”象征知性之事,或理智方面的事;“牲畜”象征意志之事。然而在第23节论及欲望方面的事情时,先提“牲畜”,再提“飞鸟”。这种情形正如上所述,二者相互影响,对它们的描述因而丰富完整。

 

AC803. 721,创722. 至于“飞鸟、牲畜、走兽、和爬在地上的昆虫”,象征他们的自欺,其中“飞鸟”象征对错谬事物的情感,“牲畜”象征败坏的欲望,“走兽”象征感官的乐趣,“爬在地上的昆虫”象征属肉体和属物质的渴望;可从先前对“鸟”与“兽”的象征意义所作的解读看出(关于“鸟”n.40,还有本章第14-15节解读;那两节解经中还有关于牲畜或走兽等“兽”的解读,另见n.45, 46, 142, 143, 246)。

“鸟”象征知性之事,或理智方面的事,以及经验知识等,还象征对立的事物,诸如被滥用的推理,谬见,以及对错误事物的情感等。洪水前人们的自我欺骗的那些谬见妄想在此被充分描述,这些东西就是他们里面对错谬事物的情感,邪情恶欲,感官之乐,还有属肉体和属物质等事物的渴望。所有这些东西都藏在这些错谬的信念之中,人并不察觉如此,以为错谬的原则或信念并不复杂,或者再普通不过;这样就太错特错 ,因为事实并非如此。人之情感的一点一滴,其存在与属性都来自他知性中的事物,并同时来自他意志中的事物,以至于整个人——关于知性中的一切以及他意志中的所有——都在于他倾向的每一个情感,甚至在于情感的最个别或至细微的事物。

2】大量见闻向我显明这个真相,举一例为证:一个灵的品性如何,在来世可从他思维中哪怕一个想法得知。事实上,天使从主那里得此能力,哪怕只是看一眼某人,能即刻知道此人的品性,不会出任何差错。由此得知,一个人的每个想法和每个情感,甚至他情感的点滴细节,都是他的一个形像和样式,也就是,在其中或近或远映射出他的知性与意志中的一切。

于是,这些经文就描述出洪水前人们那些令人惊骇的信念或原则,在其中包含着他们对错谬的喜爱之情,以及对诸恶或恶欲的喜爱之性,还有对感官之乐,最终对肉体和物质之事的渴望。所有这些邪情恶欲皆包含在他们的谬见妄想的信念之中,不仅总体上如此,而且在这些信念的最个别或至微小的细节之中,属肉体和属物质的东西在其中占支配地位。人倘若知道一个错误的原则或信念之中包含着如此多的恶欲,他将会胆颤心惊。它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地狱的一种形像。不过,如果它们只是出于单纯或出于无知,他里面的那些错误容易被驱散。

 

AC804. 721,创722. 加上“所有的人”这一表达,意味着先前所描述的那些事呈现在当前所论之人里面。这是包含之前所论内容的总结性表达;这种总结性的表达方式经常出现(例如7:10n.753)。

 

AC805. 721,创722. “鼻孔有气息的生灵”象征上古教会中鼻孔中有“生命气息”者,也就是爱和(因爱而有的)信仰的生命。可从之前n.96-97的解释看出这层意义。上古之人将“生命”比作鼻孔中的气息,或比作呼吸,以这种肉身生命的呼吸来对应属灵的事物,正如以肉身生命之心跳来对应属天的事物。

此处所论的对象是洪水前的人,他们从其先祖遗传了来自属天之源的种子,不过该种子已被毁灭或窒息而死,因此这里用“鼻孔有气息”这一说法。

2】这些话中隐藏着更深的奥秘,在之前n.97中有所解释。情况乃是如此:上古教会成员拥有内在的呼吸,与天使的呼吸相一致或类似。关于这种呼吸,蒙主慈悲,请容后详述(n.1118-1120, 3892, 7361)。那种呼吸的情形依照内在状态而多样化;不过,随着时间进程,如此呼吸的性质在他们的后裔中不断改变,直到天上的所有事物在他们最后一代里面灭亡。到那时,他们再也不能与天共呼吸。这是他们灭绝的真正原因,因此在这是说他们“都死了”,并且说“鼻孔有气息的生灵都死了”。

3】内在呼吸到此结束,借此与天的交流也到此结束,也不再拥有属天的良知;取而代之的是外在的呼吸。因为不再能以如此方式与天交流,古代教会或新的教会不再能像上古教会那样成为属天之人,只能成为属灵之人。关于这方面的详情,蒙主慈悲,将在后文详述。

 

AC806. 721,创722. “凡在旱地上”象征这种生命不复存在的那些人;他们“都死了”象征性表示这样的生命到此结束;这层意义承上所述。属于爱和信的一切生命已灭绝,“旱地”就是表达这层意思。

旱地意味着无水,也就是没有任何属灵的事物,更不用说属天的事物了。将伪谬说成真理,这样的确证与说服灭绝属灵或属天的一切,可以说,将它们窒息而死,稍加留意,谁都能从诸多经历中意识到这一点。人一旦接受某个主张,哪怕是个全然错误的主张,就会顽固地坚持,甚至听不进任何反对的声音。既然如此,他们断然拒绝受教,哪怕将真理置于眼前。若是出于某种敬畏心来对待某个错误的主张,情况就更严重。这种人拒绝接受一切真理,即便听取了一些真理,也会加以歪曲,就这样沉浸于他们的妄想之中。这样的人在此以“旱地”或“干地”来象征性表示,无水也无庄稼,正如《以西结书》中所说:

我必使江河干涸(原文是:我必使江河变为干地)、将地卖在恶人的手中我必藉外邦人的手使这地和其中所有的变为凄凉(以西结书30:12);“使江河变为干地”象征性表示不再有任何属灵事物存留的光景。

在《耶利米书》:你们的地变干(和合本为:荒凉)(耶利米书44:22);“干地”在此象征被荒凉和荒废之地,以至于不再有任何真理和良善。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诸恶莫作,因为恶从地狱来;众善奉行,因为善从天上来。

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以赛亚书1:16-18)